《中国有范儿》对话惠若琪:全民运动才是体育更大的意义

2021-09-26 15:09:25 作者:生活知识岛  阅读:181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123dao.cn 收集整理
分享到:
关闭
听新闻 - 《中国有范儿》对话惠若琪:全民运动才是体育更大的意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对于中国人而言,中国女排是一支具有特殊情怀的队伍。一次次的世界冠军,起步、腾飞、低谷、重生,女排承载着国人太多的荣耀记忆,时代在变,人们对女排的关注和热爱不减。

说起2013年后中国女排的重生,总能谈到惠若琪。

2011年,惠若琪在俞觉敏执教的国家队中成为主力,和队友一起拿到亚锦赛冠军和世界杯季军。2013年,郎平担任中国女排主教练,22岁的惠若琪担任了中国女排的第15任队长,身披12号球衣。2014年,在女排世锦赛上,获得亚军,创造了16年来的最佳战绩。2015年5月28日,2015年亚洲女排锦标赛在天津落幕。中国女排在决赛中战胜韩国,时隔4年重夺亚锦赛冠军。这是惠若琪第四次参加亚锦赛两次夺冠。而2016年里约奥运会关键一记绝杀球,让世界都记住了这个1米92的漂亮姑娘。

如今已经转身离开赛场的惠若琪依然在体育界继续着自己热爱的事业,今天的她再谈起场上的岁月,谈笑间轻松自在。

《中国有范儿》对话惠若琪

离开赛场忙并快乐着

凤凰网时尚:小惠你刚刚跟我说你今天一整天都在外面忙,现在的这种紧张的节奏的程度和以前训练紧张的节奏,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惠若琪:现在是精神上面会比较疲惫,以前是体力加上精神。但是对于我来说,反而会觉得打球比较简单。

凤凰网时尚:你觉得可能最不适应的地方是什么?

惠若琪:最不适应的,就是现在需要自己去规划自己的生活,工作安排等等,以前是在一个相对比较固定的环境当中,然后有人帮你安排好一切,你只要去执行,很多细节问题你不用去思考那么多。现在就是每一个都是十字路口,我要去仔细地想好它未来的一个走向是什么,然后再去做。

凤凰网时尚:所以你还是规划性很强的人。因为有很多人,载誉然后再离开赛场,每天都可能睡到自然醒,或者是做点轻松的事情,但你还是想要做出一些事情。

惠若琪:我一开始的规划也是希望轻松一点,先缓一下,有个很长的假期。就像高考完了以后,书撕了的那种。但发现在实施过程当中没有成功。一个集体生活当中抽离出来之后,突然有一点点不习惯的感觉,我就想把自己每天按部就班的安排的比较满。

凤凰网时尚:是不是有的时候会看到她们的近况,看到她们还在场上,看到她们在备赛,会不会有一点小小的失落感?

惠若琪:对,有一点熟悉的感觉,也有一点觉得遥远的感觉。就感觉你前几天还在跟他们在一起,你却再也不会过这样的生活了,这种感觉是很微妙的。

凤凰网时尚:所以说离开赛场之后,你觉得最能够冲淡你这种小小的,可能孤独感,或者是说离开赛场以后的那种小小的寂寞感,最大的一个动力和最有意义的事情是什么?

惠若琪:我觉得就是公益的事业,为了一个新的领域在不断地充实自己,然后不断地在学习,就是去到很多地方,不想浪费每一次机会,能够学习的机会,能够成长的机会。

凤凰网时尚:其实我们觉得你的好像人生的很多规划,好像都很圆满似的。为什么你说你是元气少女,就因为你给人的感觉就是很顺利。虽然我知道在运动生涯当中会有很多的艰辛,很多的需要自我调整的过程,但是整个看起来你的规划就是很圆满的一个过程。

惠若琪: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在于我自己的心态吧。就算中间有波澜,但是我尽量把它稳定在一个,向上的一个趋势里边度过每一天。

排球让我找到释放自己的地方

《中国有范儿》对话惠若琪

凤凰网时尚:你小时候有没有为身高困扰过?

惠若琪:有啊,我生下来的时候就57公分,就比同龄孩子高。小时候不会觉得,慢慢长大了以后,比方说我二年级所有票就要买全票了,然后我父母就会觉得很困扰。然后到后来的时候,我转学的时候我就很困扰。

凤凰网时尚:人家以为老师来了。

惠若琪:人家以为我是留级生,因为个子高,他们以为是高年级的学生,然后转学转到低年级。就是我又很不想去,跟他们去一个个解释这件事情。还有的时候,就那段时候,我小学的时候,我父母,我爸每天都要打我后背,打一下说你怎么老驼背。我有的时候就故意想跟大家缩进一点距离。到后来就是因为打排球了之后,就突然觉得自己的劣势变成了一个优势。我觉得我一下找到了组织,就这种感觉。其实可能训练也很苦,但我当时看来,我觉得这是一种,释放自己的一个地方。

凤凰网时尚:你是一开始就能够显露出那种天赋,还是经过了一段时间蜇伏。

惠若琪:没有,我一开始去练球的时候,别人就能颠很多球,我颠球还颠不了几个,我当时也很困扰。送我去打球的我的亲戚看到我之后就说,你赶紧回来读书吧,别在那浪费时间了,我觉得当时对我还有一点点打击的。然后后来的时候慢慢坚持,就慢慢有成效了。我教练也说,我不是一个特别有先天天赋的人,但是我是一个后天努力的人。

凤凰网时尚: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你真正喜欢上排球,或者懂得了排球的?

惠若琪:我觉得如果说喜欢排球的话,应该是从小学就开始了,到了5、6年级的时候,那个时候临近考试了,我们球队的其他小朋友就不来了,就回家复习了。然后我记得很清楚,就是有一天就我一个人去,就考试前一天只有我一个人去。然后我发了150个球,之后回家了,假如说我今天不去训练,我就突然会感觉我今天少干点什么,我觉得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发现我很喜欢排球。

凤凰网时尚:但是真正要进入到职业的这种运动员的生涯,我觉得那就是一个很大的转折吧。

惠若琪:对,所以我现在接触到一些人,他们说千万不要拿爱好当职业,以前我是无法理解的。我以前发现自己特别特别喜欢排球之后,就觉得我想继续打排球,想变成一个职业的运动员,继续我的梦想,但我父母一开始是不太赞成的。

凤凰网时尚:那是多大的时候?

惠若琪:15岁。我进专业队的前两年已经有教练来让我进队了,但那个时候我可能才初一吧,我父母都给拒绝了。然后后来有一次,初二的时候,因为教练又来了,这一次我父母就问我了,就说现在教练来找你很长时间了,你自己是怎么想的?愿不愿意去?他们觉得运动员是青春饭,你吃完了可能就没有了,剩下你就要重新自己开始了,然后包括慢慢你要承受很大的压力、生病这些风险等等。然后后来我自己其实还挺坚持的,我说我要去,我说我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去试试看我到底行不行。然后父母也很开明,就是给我一个机会说你可以去试一试,如果你打了两三年,万一不是这块料你可以回来继续读书,给了我一个这种标准。

凤凰网时尚:其实那对一个家庭来说,包括我们都是独生子女,其实对家庭来说是一个挺重大的决定。刚进入集体生活的时候适应那种感觉吗?

惠若琪:刚进入的时候是不太熟悉的。

就是我记得特别清楚,那个时候我刚进队,然后不长时间,我就被征到国家队去做试训了,然后时间很短,但是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那个时候我刚进江苏队不长时间,所以我对集体生活其实还没完全适应,然后就直接进国家队了,我就有点诚惶诚恐的感觉。

凤凰网时尚:又小,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

惠若琪:对,我就只身来到了北京,就是有点北漂的感觉。

凤凰网时尚:单枪匹马就来了。

惠若琪:对,然后其他的都是大姐姐。然后我就自己关在房间里边,然后每天干的事情特别简单,连看电视都不想看了,就训练练得很累,回来之后就洗衣服,然后吃饭、洗澡,然后就写个训练日记就睡觉了,就每天都是这个样子。然后那段时间特别好玩,刚进国家队的时候发了一双鞋,可能还不太合脚,我又不敢说,然后第一天穿那个鞋在跑步机上跑了半个小时,就一边脚磨了一个泡

凤凰网时尚:然后你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去给自己暗示,或者说去融入这个集体当中呢?

惠若琪:就是我觉得性格原因吧,因为我比较开朗,所以我适应环境还挺快的。

我那段时间其实还有什么,我老买心灵鸡汤看。

凤凰网时尚:我觉得现在大家都把心灵鸡汤弄成了一个贬义词,其实它最开始是一个褒义词,它可以给你能量。

惠若琪:对,在我小时候的时候,其实你很多价值观没有完全形成的时候,你就是需要这种认同感,或者是指引。然后在那些很简单的故事当中是可以给你一些力量的。

凤凰网时尚:所以我觉得运动,真的不仅仅是说是一个身体的,它其实是一个心灵的塑造,对人格的塑造。

惠若琪:对,为什么我们现代这么推崇体育教育的原因,就是体育教育它重在教育上,它是以体育的手法来教育人,所以我们希望让更多地的孩子和家长重视到体育教育这件事情,让孩子们能够在体育当中能获取他在书本上面获得不到的能量。因为我觉得书说白了你什么时候都可以读,你想深造什么时候都可以深造,但是你在青少年发育的时期,体育真的是非常重要。无论是在你的肌体强健上面去打好基础,还有就是你的性格塑造上面,我觉得它能让你更加自信,更加外向,然后甚至有更好的执行能力,正确地面对成败。包括怎么样能够运用好这种团队配合等等,这些都是以后在走向社会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中国有范儿》对话惠若琪

女排精神一直都在

凤凰网时尚:所以你刚刚提到女排精神。你知道里约之后,就好多人说你们重新诠释了女排精神,在你自己看来,你觉得新的女排精神和老女排精神最大的不同是在哪里?

惠若琪:它精髓其实一直都在那里。不是我们赢了之后女排精神就回来了,而是女排精神一直都在,与输赢无关,女排精神其实一直都在。只不过可能之前我们也是同样的努力,但是中间一些细节没有处理好,或者是慢慢的磨合,总会有起伏等等的,然后没有取得最好的成绩,但其实我们也是在兢兢业业进行每一天的训练。那这样一个契机,我们拿到了一个最高的荣誉,展现出来这种精神,大家才重新唤起了对女排精神的推崇。但是我们,包括郎导其实之前采访里面也说,我们女排精神一直都在,我们希望的是大家在平时当中能够跟我们一样,就是顽强拼搏,然后坚持不懈,而不是只有在我们取得到成绩的时候,大家才想起来这个精神的存在,我觉得不变的其实就是像我刚才讲的,一直以来其实日复一日,兢兢业业的训练,能够在不管多困难的时候都能够坚持拼搏,永不放弃的这种精气神,我觉得这个是不变的传承。那变的是可能现在这个社会已经高速的发达,然后也是一个互联网的时代,我们新的运动员能够有更多接受知识跟接受信息的途径,让我们能够更加丰满,更加立体地展现自己的个性,能够更加跟大众近距离的接触,我觉得这是我们不一样的一面。我们也希望这样能够让运动员更走进大家,这样大家也能更了解运动员。

凤凰网时尚:其实人生也就是这样的,就可能大家看到的你只是最亮的那个高光时刻,其实每个人在私底下,她每天日复一日的过程当中,她的点点滴滴,其实都在你的人生里面。

惠若琪:对,就是因为你只有一段时间的沉积或积累,你才能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前面蜇伏的这段时间是非常重要的。

凤凰网时尚:你刚刚提到郎导,你跟她接触的话,你会觉得她私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惠若琪:郎导其实在私下里边,非常平易近人的人,喜欢开玩笑,喜欢美,然后喜欢偷偷尝一口美食,因为她身体,她血糖要控制,所以她不能吃多,她也需要控制。所以其实我们,包括我们其他的运动员也是,大家看到可能是CCTV5上面那样的运动员,但其实我们平时也是很接地气的,比方说有一天我要去人民大会堂开一个会,但是我是没有那么多正装的,我全部都是运动服。然后之后我讲说怎么办,我不能穿运动服去吧,要穿正装,然后我就问郎导借了一个套装裙,然后郎导就把这个借给我了。然后之后鞋子当时是借我一个队友的,然后我就去开会了。然后旁边一个教练还特别打趣的说,她说你平常是活的有多休闲,穿了一个百家衣去开会,其实我们平常下来就是有点像女大学生宿舍一样。然后互相的感情其实也跟姐妹一样,然后互相借衣服,借什么,然后周末一起出去放松一下,逛一逛等等。

然后变成了一个,变成有个特殊身份是一个运动员。

凤凰网时尚:我们看你现在参加了好多综艺,就真人秀比较多,你觉得开心吗?还是紧张多于快乐?

惠若琪:我觉得挺开心的,就是因为我去到这些节目的时候,就是以一种,就觉得挺好玩,尝试的一种角度,因为我们又不是专职干这个的,只不过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会发现很不一样的一面。你就会发现,原来大众对认知运动员的时候是跟你以前想象不一样的。其实这就是互相的观察跟理解。然后包括原来一个这样的节目有这么多的工作人员在里边去辛勤的工作,然后包括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会认识到不一样的人,然后去了解不一样人他的经历什么的,你就会觉得,原来自己其实看到的面是很窄的。但这个过程当中,我也是希望通过这些节目,因为这节目是被大众比较容易接受的,然后传播力度是很大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是希望,一是让大家近距离的接触运动员,觉得运动员很有趣。还有一方面就是在这过程当中,潜移默化的去告诉大家运动非常重要,去给大家洗洗脑,让大家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慢慢地养成运动的习惯。

凤凰网时尚:确实你看,因为现在传播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的95后、00后,他们接收的方式,就和我们小时候完全都是不一样了,所以你需要去了解这种方式,了解这种语言的方式,内容的方式,然后你才能给他们传播你想要传播的东西。包括你现在去支教都是10后。

惠若琪:对,今年第一批00后开始进入到大学了,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年龄大了。因为以前的竞技运动员特别封闭,大家就是“为国争光”四个字特别重。那是因为以前特殊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去向世界展示我们的竞技体育的实力,那现在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其实我们在国际的舞台上面已经告诉大家中国很强了。现在我们需要一种转变,光我们竞技运动员在前面跑是没有用的,我们需要回头再看一看其他人有没有跟上我们。如果是这样的话,才能真正从体育大国转向体育强国,这才是体育更重要的意义。

凤凰网时尚:现在离开赛场之后,你觉得最开心的事情,除了做公益还有别的吗?

惠若琪:睡觉。就是一般的习惯是11点左右睡到早上,我们是7点左右起床,正好8个小时。中途不会醒。现在的睡眠就是,估计有的时候要在12点左右了,就是有的时候,现在有一点什么吧,你越到晚上之后思路特别清楚。

凤凰网时尚:我看他们说你,就是在里约之前其实做了两次手术,心脏的手术。我不知道,如果是说不用打里约奥运会,是不是这个手术就可以不做了,还是说本来就要做这个手术。

惠若琪:可以不做,也可以做,不做的话,就是你一点运动都不能有。

凤凰网时尚:就是你等于就放弃了征战的机会了。

惠若琪:对,就肯定不能运动,甚至是平常当中稍微有一点强度运动也不可以,做了手术是有希望能够去参加。

凤凰网时尚:只是有希望而已。

惠若琪:对。

凤凰网时尚:那你也去做了。

惠若琪:对,但当时做的可能稍微有一些激进,然后我一下就昏过去了,昏过去之后,电击回来之后,能想象到我前一秒全身抽搐那种感觉。

凤凰网时尚:你有濒死感觉吗?

惠若琪:有,你昏过去了,其实已经是一个假死的状态了,只不过你电击回来它又回来了,因为室颤是什么吧,我跟你说,我发现我现在可能是,每一个伤病地方我都已经开始有一些研究了,室颤就是心脏在蹦,但是在空蹦,不打血了,然后可能30秒到1分钟不抢救就game over了。然后后来我就是第一次手术完了之后,恢复了好久,因为特别伤,因为怎么样也是一种濒死感,而且我特别敏感,就开始焦虑,就开始每天在数心跳那种感觉。然后之后我就有一点点,我就特别难过,我就哭,我就说我想放弃了那种感觉,就是因为觉得,我真的承受不住那么大的一个压力。如果万一又发生危险,万一我下不来了呢,或者万一我做了之后它再次复发呢,就是这种一次一次地打击,我很难再能保持原来的这份热情,而且那个时候离奥运会就五个月了,我能否从五个月,一个伤病这么重的人,重新站在奥运会的赛场上,其实我全部都是问号。

凤凰网时尚:那时候是不是就觉得完了,就挺绝望的感觉,从失望到绝望。

惠若琪:因为那个时候可能在我看来真的是只有1%的希望。我们经常会说有1%希望也要做100%的努力,但这个过程是很难的,就是我说出来简单,这个过程很难。但我那个时候就想,我如果现在不做,我在几十年后,重新回顾我这个排球生涯的话,我会不会觉得后悔,我会不会想我当时如果不怎么样,会不会怎么样等等。后来我想说,我就觉得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就是我这次真的是拼尽全力了,该怎么着怎么着吧,但是我就再坚持一次,然后我就去做了。

凤凰网时尚:因为我们知道,其实最开始的小组,就还不是那么顺利的,对吧,到后面才释放出去。

惠若琪:对,小组的时候,包括自己的技术发挥也不好,也没达到非常好的状态,队伍整个也不好,所以压力也很大,而且那个时候作为队长时候,我还跟教练聊过,我想说,我是不是没有发挥出来我应有的水平,我会不会拖队伍后腿,带我来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等等。然后后来我们那个副教练就说,说你不是第一个跟我说这件事的人,我想说,还有别人说这件事。然后她说,我都跟她们说了,你们来都是,你们都是被选中的人,都是教练精挑细选留下来的人,你们来都有你们自己的原因,都是有你们自己的独到之处,所以既然都已经来了,站这了,能做的事就是团结一致往前冲,就没有什么可以再去犹豫的或者什么,后来我想我觉得也是,就是我已经足够幸运能够站在这个场地上面,那我还有什么理由去质疑自己,或者是等待,没有时间去迷茫,那大家就是集中最强的力量。没有质疑,团结一致向前冲。

《中国有范儿》对话惠若琪

公益是非常专业的事 希望走的更远更长

凤凰网时尚:我们最后聊聊你现在做的这个公益基金,什么时候开始有做公益的这个想法?

惠若琪:其实我以前自己在现役的时候也做过一些,但是那个时候不知道叫公益还是叫什么。

凤凰网时尚:你现在是不是才发现公益其实是件非常专业事情。

惠若琪:对,公益真的是一件非常专业的事情,在以前的时候,我通过一些国际组织每个月去捐助小孩子等等的,我当时出发的目的,就是我觉得每个月少花这200块钱,我也不会怎么样,就相当于一个小事在做。后来我第一次有真正做公益的这个想法的时候是因为,就是2015年心脏问题,我当时特别迷茫,因为我以前从来没想过,如果我不打球会干嘛,但我那时候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有可能打不了球了。然后我就想,我是不是以前那些队友会跟我一样迷茫,甚至比我还要迷茫。2016年我拿完奥运会冠军,我觉得我们是站在金字塔尖长的人,他们很多人,其实同样也是为了排球事业做努力,但最后没有收获,我想说我们也不能忘记他们,我们的成绩里边,有他们很大一部分功劳。所以我就发起了这个基金,一。开始叫惠若琪女排发展基金,之后就帮助了我以前的队友跟教练,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就会发现,原来公益是一项事业,所以慢慢我们就拓展到了体育教育,就是希望体育真正惠及更多的人。

凤凰网时尚:所以惠基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是什么?

惠若琪:现在我们正在策划可持续的发展项目,那我们前期策划了一些体育支教的项目,在未来希望它能变成一个常态化的,持有力的,给偏远地区输送师资的项目。因为我们在接触过程当中,很多地方学校有特别好的操场,比我小时候用的还好,却一个体育老师都没有,

没有专业的师资,那这就没有办法进行。所以我们就希望很多人注重文化课的教育的时候,在第二课堂的音体美同样能够跟上,让这些孩子也能够享受到这些专业的课程。

凤凰网时尚:我们看你去青海体育支教,所谓的体育支教是什么呢?

惠若琪:我们分为长期跟活动形式,活动形式是为当地办运动会。很多学校有体育老师,但是他不是专业的,所以带孩子们其实没有真正落实到教育上面,就更多是让孩子们活动活动,玩一玩。但我们是希望能够在这种情况下给孩子们带去更专业、更科学、更健康的运动会。

凤凰网时尚:你自己去了多少次?

惠若琪:我们今年这个项目才第二年,我去年去的青海,是我带队去的。以前没有接触过,去到那里感觉特别辽阔,你看到了很多那种山、水,就觉得人在自然界里特别渺小。你做一些什么事情,其实能够影响到别人很幸福。

凤凰网时尚:但是那个环境里,你心就会变得更单纯。

惠若琪:对,真的是,你看那些孩子的眼神也特别特别清澈,他们这种求生欲望特别强烈。

凤凰网时尚:就感觉你在帮助他们,其实他们洗涤你。

惠若琪:真的,这是一个相互的过程,我打一个比方,我们当时一个接力赛的时候,小。孩子在那边喊加油。每个小孩都喊,就大家一起喊的时候,场面特别震撼。其实他们在鼓励自己,我觉得他也在鼓励我,因为我从专业队下来之后,告别了集体的时候,已经很少能听到队友的这种加油声了。那在那个情况下,他们喊出来这句话,让我突然回想起来自己奋斗的时光。

新身份不断解锁挑战常在

凤凰网时尚:我们知道你最近又解锁了一个新的身份,解说员,马上就要开始了。

惠若琪:对,马上要去到日本解说世锦赛。

凤凰网时尚:这个身份你期待吗?

惠若琪:会有一点点紧张。

惠若琪:对,我们自己看球的时候说的会很随意,就是更多地专业术语,或者更多地语气词,就说这个球好球怎么怎么样,但是你解说不可以这样。你要更多地考虑观众的感受,然后去用大家能够熟悉的,能够理解的这种语言去给他们普及一些排球的知识和场上面的情况。

凤凰网时尚:你一定要放轻松,因为你知道现在的传播环境跟以前发生太大变化了,观众一定喜欢真实的。

惠若琪:接地气的是吧。

凤凰网时尚:你会为它做什么准备呢?

惠若琪:就是你要首先熟悉一下国外的人名,国外人名都好长,我们有时候会说这个接应,这个多少号,或者是一些我们能够记住代号,但是你不能在那上面讲。

凤凰网时尚:所以这段时间准备工作主要是人名念顺了。

惠若琪:对,我们那时候就开玩笑就是,就俄罗斯的都是什么什么娃,然后塞尔维亚什么什么维奇。

凤凰网时尚:2018年,你2月3日的时候在常州做举行退役仪式,到现在差不多半年多过去了,2018年也完成了几件人生大事,有没有什么新的目标可以跟我们提前分享一下?

惠若琪:先定一个小目标,就是之后能够抓紧时间顺利毕业吧,然后找时间能够出国交流交流,学习学习。

凤凰网时尚:谢谢小惠。

《中国有范儿》对话惠若琪

本文关键词:凤凰网 , 时尚 , 我觉得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相关文章

play
next
close
X

新闻网上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 2006-2015 123dao.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9004447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