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范儿》对话李亚鹏:希望女儿成为经得起失败的人

2021-09-26 15:09:26 作者:生活知识岛  阅读:17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123dao.cn 收集整理
分享到:
关闭
听新闻 - 《中国有范儿》对话李亚鹏:希望女儿成为经得起失败的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这是一个喧嚣的世界,千篇一律的偶像明星塑造千篇一律的角色,千奇百怪的营销诞生千奇百怪的热点。偶尔我们也会开始怀念那些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那些记忆里经典的角色,不明就里的我们为他们的“不红了”而扼腕叹息,却不知道,众人艳羡的娱乐圈对有的人来说,从来都是无心插柳。他不小心去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面转了一圈,就主动跳出了这个世界。世俗是那样强大,他却依然愿意失掉所拥有的一切,只为换取一个真实的自己。

用现在的话来说,李亚鹏在90年代末,绝对算是当红鲜肉一枚。他参演过许多经典影视作品:《将爱情进行到底》《笑傲江湖》《天下第一》中,形象都深入人心。2010年,李亚鹏确认退出娱乐圈,如今的他已经转型成为了一位成功的商人,艺术文创、教育、地产,处处都有涉猎,其余时间就是专注于他的慈善事业。我们在他的公司见到了重新寻回人生方向的李亚鹏,忍不住想叫他一声“李老板”。

《中国有范儿》对话李亚鹏

我不是一个文艺爱好者  要重新寻找人生方向

凤凰网时尚:你从商已经很多年了,是吧李老板,应该有20年了。来干一杯,愿你从中体会到人生的真谛。

李亚鹏:真谛不一定有,但是至少我觉得完全打开了另外一个生活的画卷。我做第一家公司1998年,是一家互联网公司,那是我人生创业的第一个企业,所以如果从企业的角度上来讲我确实是20年,但是前面的12年,也就在2010年之前,实际上是一个漫长的摸索过程,因为我的初衷来讲,并不是要去做一个什么生意,去赚什么钱。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完全应该继续拍戏,我觉得至少在当年来讲可能会更好一些。我是大概从2000年,就拍《笑傲江湖》那一年,拍完《笑傲江湖》,我就每年给自己减产到每年只拍一部剧了。

凤凰网时尚:你在干什么?

李亚鹏:寻找我的人生方向。可能我原本就不是一个文艺爱好者,很偶然的机会从理工科转到中央戏剧学院学了表演,也运气不错,然后就有戏拍,成了一个当年的小鲜肉。但是呢,我觉得一个人是要遵从自己的内心,在我20多岁的时候,我觉得我得到了那么多,心里开始有一些不安。人们得不到东西的时候会内心不安,其实你得到太多的时候,至少我也会不安的。所以在2000年的年底,我参加一次活动,其实我也讲过很多次,那是我人生重要的转折点。就是去参加一个品牌的活动, 我人生中第一次面对那么多观众,因为演员在片场是见不到观众的,我被灯光刺到双眼,只能看见前排大概20、30米的距离,但人群又被武警拦到后面去了,其实我基本上看不见人,可是我能听见排山倒海的(声音)。

凤凰网时尚:进入一种很恍惚的状态。

李亚鹏:对,我能听见巨大的声浪。在喊你的名字,叫令狐冲什么的。就一刻我在台上,就突然走神了,有些呆滞,一下灵魂出窍了。可能对我的一个人生观来讲,我觉得人,你的每一份获得都是需要付出的。我突然觉得,我将来为这些东西我要付出什么。

《中国有范儿》对话李亚鹏

凤凰网时尚:您在这个时候有这种想法,是特别有智慧的人,能够在这个时候想到这些。

李亚鹏:当然我想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说,如果我喜欢,我真的是特别喜欢表演这件事情,那我觉得不管付出什么我也心甘情愿。但我不是一个文艺爱好者,我从小就不是。所以从那一刻我就觉得我要去寻找一下我新的人生方向,所以回来之后就跟我的经纪公司说。我经纪人是现在唐人电影的蔡艺侬,现在是胡歌的经纪人。他快疯了,他劝我说,你不要完全撤出,你能不能每年拍一部戏。

凤凰网时尚:要出现在大家视野当中。

李亚鹏:对,因为经纪人他还是替我着想,说剩下时间你可以去寻找你的方向。所以从2000年到2010年,我也真的做到了这十年每年就拍一部戏。然后另一方面要去寻找方向,可是我也不知道我方向是什么。

《中国有范儿》对话李亚鹏

做嫣然天使基金是命运使然  把它当成人生的修行

凤凰网时尚:当时没有一个初步的设想吗?

李亚鹏:没有。所以我第一件事情,当时很顺理成章的就做了影视制作公司。因为本行嘛,比较熟悉,所以当时我们拍了第一部叫《海滩》,也是个偶像剧,在当时第一部戏还赚钱了,那就觉得还能做吧。后来做过杂志,做过出版,做过互联网,做过咨询公司,还做过旅游项目,做过演出,实景演出、戏剧、影视,大概七七八八可能做了十二三家公司。

其实就是尝试,因为我在找,我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我可以告诉我自己的内心,这是我愿意用一生去做的一件事。所以我说,其实我是在找我的人生的方向,不是一个简单的商业公司。如果是从赚钱的角度来考虑的话,没有那么复杂,不需要找十年,有能力做就好了。中间其实发生了一件事情就是嫣然天使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倒使我非常清晰,这件事情我是要去做一辈子。当然做公益,做慈善,量力而行就好。我对嫣然从来没有一种规划说我将来要把它发展成一个什么样规模的基金会。我也很切实际,我觉得量力而行就好了,我在意的是说这件事情对我的价值是要坚持,这件事情我心里很清晰,这是我要做一辈子的。

凤凰网时尚:我看到有一个资料就是说,您曾经说目标要为一万名孩子做手术。

李亚鹏:那是曾经的目标。

凤凰网时尚:现在实现了多少?

李亚鹏:我们现在做了13000多了,早就已经实现了。

凤凰网时尚:你当时觉得已经很大的目标了。

李亚鹏:对,我觉得那一万目标可能是我一辈子要去努力的。我们用了大概9年完成了,后来我觉得数字其实没有意义,那是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靠一己之力也没有办法去完全地解决,那是需要国家跟政府更大的作为的。对于个人而言来讲,我觉得它对我的意义,这件事它不在于我做了多少,在于我一直在做,这是我内心很清晰的。所以嫣然当时我找到了,这件事情我要做一辈子。

《中国有范儿》对话李亚鹏

凤凰网时尚:那个你真的是当事业去做的,而且你那10年的时间完全扑在这上面。

李亚鹏:不是当事业,我觉得是当成一种人生修行在做。我举一个小插曲吧,昨天我蛮感慨的,我去我们嫣然今年夏令营,遇到了很感染的一幕。我看见一个小孩汇报演出,第一次在我们夏令营出现了一个小朋友的独唱,你知道唇腭裂的孩子发音都是有问题的,他的自信心很大的不确定就是因为他跟人交流的有问题,所以你说他怎么去建立他的自信。

他唱首歌那叫《父亲》。后来就听到这小孩的故事,他来自于四川雅安,今年8岁。他们家是在四川雅安真正的大山上,所以他每天上学他父亲要送他2个小时山路,再回来,4个小时。晚上再4个小时去接。但是他爸从今年开始不能再送,因为他的眼睛失明了,我们团队同事也帮他联系了北京最好的医生,但是没有办法了。然后他的父亲说了一句话,说你们不用担心,明江已经8岁了,他可以自己去走山路了。我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了,但是我的心是光明的。我们复原下那个现场,他不是王阳明那种儒雅之士,他是一个来自大山的,他的爱人、明江的妈妈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他是来自于这样最底层的,一个相当没有文化的人,说出发自内腑的一句话。所以你知道当我在12年所谓的公益,或者慈善行为付出当中,我看到或者我得到的远远比我付出的要多,我自己这么觉得。所以当时我就哭了。

凤凰网时尚:所以那个小男孩,为什么能够站在那个地方来为大家唱一首独唱,很多那样孩子做不到的,跟他的父亲绝对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李亚鹏:所以你说人之间最可贵的,或者说最珍贵的,我觉得就是这些东西。所以其实这些东西在滋养着我,就当我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我的眼泪怎么能不流下来呢。我就是特别感谢这一对来自大山的父子,如果他是一个清华的院长说出这句话,我心光明,我觉得好吧。但是是这样的家庭,完全没有抱怨人生、命运、社会,完全没有抱怨所有对他的不公平,还怀着这样一个光明之心。我相信他应该没有读过王阳明,他不知道说“我心光明,夫复何言”,真的太棒了。我说在做公益当中,其实就是自己个人收获多多了,但是即使这样,我说到正题,我觉得嫣然这件事情我要做一辈子。

凤凰网时尚:也是一种命运的安排。

李亚鹏:对,安排,我觉得做嫣然完全是为我女儿做的。我希望通过这样一件事情当然能够帮到很多人,但是也能帮到我们自己的家庭,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想法。所以从大概2006年我们做了嫣然。

《中国有范儿》对话李亚鹏

凤凰网时尚:我是有一次看到你的采访,很早以前了。好像是说小嫣出生的时候,你在笔记本上写了一段话,大概的意思,就是上天给了她一个伤痕,你要把她的这个伤痕变成她的荣耀。

李亚鹏:上帝给了你这伤痕,我要让这伤痕成为你的荣耀。这个是我2006年带着她,我们躲在美国看病的时候。那是很煎熬的一个阶段,大概3、4个月时间,几个月吧,彻夜不眠,我不知道那几个月我是怎么过的。某一个晚上,我就决定了,我要告诉大家,我不想再躲避和隐瞒了,这是第一。第二,我要去做嫣然天使基金。当时做了这样两个决定,然后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下了这么一句话。

凤凰网时尚:那句话写出来,但是真的要去把它实现,或者说一步一步地按照你的这个初心去实现,其实它是很艰难的。

李亚鹏:对,很难的。13000例手术,12年,相当于我们每年要完成1000多例手术,每天要完成3例手术,是不容易的,你想想背后是一个多大的机制在运转。因为它不是一个简单的一个救助,比如说我们捐献一个希望小学可能相对简单一点,因为医疗救助它的严谨性和安全性等等的考量。很庆幸嫣然在1万多例手术当中我们都是安全的,很庆幸。

《中国有范儿》对话李亚鹏

 于不惑之年收获“不惑”  书院中国是我真正想做的事

凤凰网时尚:做公益这么长的时间,我觉得对您个人来说,体会到了很多很多各种各样不同的经历。现在又做书院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

李亚鹏:这是我的人生方向。

凤凰网时尚:那就是您刚刚说了很久,寻找来寻找去,寻找到了一个人生方向。也是2010年,2010年是您的转折点。

李亚鹏:就是转折点,因为2010年我找到了,所以那一年就彻底不拍戏了。2010年那时候我已经寻找了10年,也做过很多尝试,中间也出现了嫣然这样一件事情。但是我还是在找,因为我要找自己内心真正想做的事情。因为毕竟在2010年,我已经三十九岁了,四十不惑。我就在四十不惑那年不惑了,我就找到了,当然我的不惑很初级,我只是找到了一个方向。

凤凰网时尚:你怎么会觉得自己就找到了呢,就是你怎么确定的。

李亚鹏:你这是个好问题,你问了个好问题。

因为在这十年过程当中,我曾经问过自己很多次,我说这个事情是不是可以。这个其实也奇妙,就像你如果爱上那么一个人,你见到第一眼你就知道,你会告诉你自己。那在一个事业的选择上,你会有类似的神奇的事情,我可以讲的。

2010年,我当时在丽江,我在那有公司嘛,我去开会。我的一个助理叫海浩,他说李总咱们今天下午天气这么好,你别一来就在那开会,下午喝茶去吧,我朋友新开了一客栈,我说好啊,去吧,散散心,我们俩去了。去了之后,小院们开着,主人也不在家,这个院子也一个茶席,然后海浩就在那泡茶,我就在院子里散步。

很小的小院,木头的一个双开门嗞一声门开了,我以为主人回来了,我跑过去一看没人,也没想就把门关上了。我转回来,门又开了,我就又去看了,我还把头伸到胡同里面了,我说没有,是小孩吗?关上。因为风和日丽,没有风。第三次再一响,我还没有回头,我整个的头皮和背已经开始,我不是害怕,大白天我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但是我就回过去把那个门再关上。真的没有什么解释,也没有风,那个门就是开了三次。我再去一关,关上了。那一瞬间我就回头,我说海浩我要做中国书院。海浩在那泡茶呢,瞟了一眼没搭理我,就在那泡茶。

然后我就开始讲,我一口气大概讲了2、3个小时,没有停过,讲到主人回来,讲到主人邀约回来吃饭,两三个客人也都回来,我都没有停,如魂附体吧,我觉得十年的一种寻找和一种积累,突然就迎来了那个醍醐灌顶的那么一刻。我说实施的途径是什么,我们要做书院住宅,要做书院学校,要做书院酒店,要做企业书院,要做公益书院,我们只有把文化上升到一个让人能够起恭敬心的位置上,才能够去让大家去学习这个文化。我觉得一个文化的价值,不在于著书立说,不在于谈论,我觉得都不是它最终的价值。文化的最终的价值是文而化之,就文化的价值是它对人的言行、行为,真的能够产生深刻的影响,我觉得这个是文化的价值。那我们象牙塔顶端的文化构建,我觉得是我力所不能及的事情,虽然我选择了这样一个做中国文化的方向,但是这是我40岁时的选择,我已经无法成为一个像南怀瑾南老那样的,包括余秋雨老师等等。当年我做书院的时候,我大概拜访了100多位老师,我没有办法成为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位,但是我也不妄自菲薄,我看到的一点就是说,一个文化的推动需要一个切实可行的一个方式。文化的落地和推动是我可以去做的。因为我对文化有着我的尊敬之心,我对文化又有一点点了解,然后我自己的家庭也好,对文化也有很深的需求和体验。

凤凰网时尚:你现在还画画写字什么的吗?。

李亚鹏:没时间。我现在就一个还在做,就下围棋每天下。跟电脑下,这个是坚持的。

凤凰网时尚:所以李嫣会下围棋吗?

李亚鹏:我教过她一两堂课。

凤凰网时尚:她是属于相对比较安静的?

李亚鹏:她是可以坐在那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自己做她的事情。我小时候也是,我小时候我妈说她下班了到晚上的时候,不去吃饭,自己一个人躲在沙发拿着本书,我可以在那看三个小时。

《中国有范儿》对话李亚鹏

陪伴是所有教育的基础  希望女儿成为经得起失败的人

凤凰网时尚: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爸爸?你觉得?

李亚鹏:其实很多的心灵鸡汤的文章经常说陪伴。我觉得最简单的就是能多陪就是最好,这是首先,因为如果没有陪伴这个基础的话,你想去管或者想去教育她,或者想在某一个瞬间突然爱她一下,我觉得不太成立。所以陪伴是一个最基本的,不需要任何的努力和学习,人的天性使然就可以做到的。在这个基础之上,我觉得要跟孩子讲道理,引导他。把他当成一个朋友去对待,而不是当成一个孩子。然后你高高在上,是权威了,不要轻易去给他提要求,但是一旦如果提出了某个要求,你一定要坚持落实到。

李亚鹏、李嫣

凤凰网时尚:但是我看你带他出去做很多的事情,包括你前两天晒那个微博,就是在以前家里小院子里面的这些东西。你是怎么样来规划她的这个事情?或者你的出发点是什么?

李亚鹏:因为我父亲去世早,我每年会回去上坟,没有一个孩子会愿意跟爸爸回家去上祖坟,因为不好玩,在农村,可能没有wifi。可是这件事是应该做的吧。所以我就在我们老家河南,我们家祖坟旁边大概50米的一个小村庄租了一块宅基地,盖了一个小院子。虽然很简朴但是还是蛮用心的。那小院虽然不大,但是所有来的人都觉得很舒服。我还特意装了个wifi。

凤凰网时尚:她很喜欢吗现在?

李亚鹏:最长一次我们住了一周多。喜不喜欢不敢说,至少她不排斥,她愿意去了。我说下次我们再去,她说可以啊。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传导给她的一个是什么?特别简单,认祖归宗。因为我小时候我父亲对我做这样的事情,我们家那个时候在乌鲁木齐,我们回一次老家要坐三天四夜的火车,而且还是硬座,很辛苦的。我父亲是一个特别和善的人,可是每次他来上坟的时候,快走到我奶奶的坟前,他神情就会变得越来越肃穆。随着越走越近,他经常会有意无意的回过头,凝视我停顿个两秒钟左右。这个场景,这么多年过去我都记得,我大了以后我明白了。其实我父亲埋在我们老家20年了,我每年回去扫墓,这件事情其实特别简单能做到的,花一天时间就能做到。但是我相信大多数人没有做到。

李嫣

凤凰网时尚:现在李嫣走秀什么的,你都非常支持,全程陪同。我能感觉到她是一个很内敛的小孩,能感觉到她内心的那种小孩的笃定,而且她很平静平和,宠辱不惊。所以我觉得她这方面的性格可能应该是受你影响。

李亚鹏:对孩子的自信来讲我觉得是个很全面的一个教育吧,有一点特别简单是可以实施的,最简单的就是永远的赞美,我们中国人对于自己的孩子不太会赞美。但是当他做实际事情的时候呢,你又很容易打击他。所以我说,要学会永远赞美孩子。

凤凰网时尚:怎么个方法?

李亚鹏:就是不要去一概而论的说那些形容词,要跟具体的当下的场景或者一件事情结合起来才好去说。

比如说我们这次去巴黎走秀是跟嫣然有关系的,这个品牌是给我们大概募集了超过一百万人民币。如果一般的商业邀请,我其实不太会同意她去干这件事情。然后走完之后我们开车旅行的几天,我说:嫣你知道吗?就是你这次第二次来走秀,你看我们已经募到了多少钱,我们可以帮到多少个孩子做手术。每一次她为嫣然做了什么,我们真的也会给她发一个和普通志愿者一样的一张纸和卡片,逢年过节感谢她。你不要认为她是自己家里人,或者说不用说谢谢了,人家付出了劳动好吗?

凤凰网时尚:你希望你孩子可以成为?

李亚鹏:我希望她成为一个不容易被生活打倒的人。人生无常,我觉得一个不容易被打倒的人这样一种能力是最有价值的。因为不管我们的学习有多好,在我们漫漫的人生当中,一定会被打倒,一定会失败的。对我个人来讲,我想给我的孩子教育的唯一的一个核心,就是我是希望她是一个经得起失败,失败之后还能站起来的人。

凤凰网时尚:我们现在面对很多困境的时候你是困在那里面的,没有办法去解决它的。生活还要继续下去。

李亚鹏:这就是生活的魅力,人生的魅力。所以我说文化也罢教育也罢,情感也罢,我都会把一件事情放到最低,就把所谓的成就或者目标放到最低,可是为了这个最低我还需要倾我所有去做我愿不愿意,我要问问我自己,然后要听一下自己心里真实的回答。我能不能把我的心放在一个位置,这个位置是说哪怕我用了我毕生的精力我其实也得不到我想象中那么美好的一个过程,我还愿意去为它付出吗?我还愿意去做这件事情吗?这个我没有答案,我不知道,每个人答案是不一样的。你一颗心放到那,你觉得你要不行就算了。

凤凰网时尚:算了的成本有多高你知道吗?

李亚鹏: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所以我承认这个问题,就是上帝也没办法解决回答这个问题。人只能做,你看当面临一个问题我能解释不下去的时候,通常都会有一种中国文化,一种迂回的说法一种圆滑的说法,随缘。没招的时候就说随缘吧。  

李亚鹏、蔡紫

主持人蔡紫

本文关键词:我觉得 , 凤凰网 , 时尚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相关文章

play
next
close
X

新闻网上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 2006-2015 123dao.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9004447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